北市Live House音樂展演空間輔導 竟以限制性招標 委外管理

20151007北市Live House音樂展演空間輔導 竟以限制性招標 委外管理

 

64-1

2012年,地下社會因履受市府各局處以過時法規開罰而歇業。(攝影:林旻萱)

 

Live House音樂展演空間輔導 竟以限制性招標 委外管理

桃園航空城弊案落跑者 掌北市音樂展演空間生殺大權!

 

還記得2011年live house女巫店傳出將吹熄燈號的新聞,讓live house長期以來的面臨的問題浮出檯面。北市文化局以專案列管的方式,協助台北市10間live house避免因土管、消防法規問題而被迫歇業,但台北市議員童仲彥調閱資料發現,2015年7月文化局透過委外的方式將輔導live house平臺的計畫給103年7月18日新設立的「捷峰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來做,質疑從經濟部商業司登記的資料此公司實收資本額只有100萬元,公司也只有四個人就是董、監事,卻能夠在104年7月得標文化局350萬的案子,這難道不是內神通外鬼嗎?更啟人疑竇的是,捷峰得標後才在104人力銀行上徵人〈附件一〉,且電話、傳真、資本額通通是不公開,根本就是標準的「先射箭才畫靶」。童仲彥大罵,市府怎能把掌握未來整個台北市文化展演空間經營的生殺大權委外管理,只要有業者不從就開鍘,live house管理可以這樣搞嗎?

該公司登記的負責人是陳建男,但他其實只是掩人耳目的人頭而已,童仲彥說,真正的影武者就是擔任董事的李維峰,此人不僅是涉及桃園航空城弊案的前桃園航空城總經理李維峰,更是前桃園縣長吳志揚的好同學和愛將。過去因為葉世文弊案而黯然下台的李維峰,現在竟然跑到台北來主導live house輔導管理,這樣的人和公司市政府還敢用嗎?更離譜的是,live house輔導計畫的預算還是用馬英九引以為傲的愛台十二項建設經費來支應,童仲彥酸,根本是「借屍還魂」。此案採限制性招標的理由竟是「因涉及流行音樂發展脈絡及建築、消防等法令建置相關專業,需嫻熟流行音樂產業現況、發展歷程及建築、消防等專業知能」,童仲彥質疑市政府各局處對主管法令難道會比民間公司不清楚?這樣的做法簡直是「脫褲子放屁」。

童仲彥以著名音樂人張培仁這段話「live house是音樂人與大眾關係的搖籃,音樂人在此表演、成長,與大眾產生更多互動。尤其在網路環境發展的此時,LIVE HOUSE所傳達的真實,不可取代。」來說明live house的獨特性及濃厚的文化成份,更舉蘇打綠、陳綺貞、旺福樂團走紅前都曾在live house歷練;認為這不是隨隨便便委外找一間公司做平台計畫就能夠做好的,更何況還找到這麼有爭議的人來主導,這是萬不可行。最後,童仲彥要求文化局應以與廠商簽契約〈附件二〉第十六條之四規定「因政策變更,不符公共利益者,得經核准終止或解除契約」之理由來解約。童仲彥表示,未來還有很多新創或尚未納入輔導的live house需要協助,讓輔導平臺回歸到各專業局處統一辦理,政府要幫忙的是從法規層面徹底解決問題,而不是又找了一個監督live house的公司來分食文化預算。

 

相簿:教育文化部門質詢簡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