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雙城與擁抱雙嬤

擁抱雙嬤這是在美國動畫公司工作的弟弟為我架設的網站。在美國,這種設計的工作,只要他開口,就有部屬幫他完成;但在台灣,過年期間,他休假比工作還辛苦,每天都得被這個工作狂哥哥指指點點。這設計完善的網站,很可惜的是我還在摸索,還不會貼圖,連貼個影片都得請人幫忙。

親人是生活最大的依靠,這對隻身在台北打拼的我感觸特別深。三月五日在台北,又讓我想到親人。那天的民進黨台北市黨部餐會,名為「決戰雙城 團結春酒」,但逐桌拜票的我,感受不到決戰的氣氛,暫時忘掉了雙城,只因為兩位可敬的阿嬤,那深深的擁抱,只因為「擁抱雙嬤」,更堅定我「團結台灣」的意志。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參選,我心裡一直攪動的,就是這種擁抱阿嬤的感動。童家是個大家族,我的阿嬤從不帶任何一個孫子,只有我,是她的寶。從小,她常用文雅的台語告戒我:「阿彥仔,我們出門不要走在最前面,當然也不要走在最後面、走失了,就走在中間就好。前面如果出事了,有人擋著,千萬不要搶第一去當彥頭。」阿嬤的話,深藏著台灣人內心的恐懼,台灣人對政治普遍是害怕、冷漠的,在阿嬤的時代,目睹多少秀異份子受害,阿嬤只想疼惜保護自己最愛的孫子。

這種觀念,到我的父親還留著。從小我常跟著父親跑遍所有演講、造勢場合,但他永遠只是個聽眾,他會在台下叫好,但永遠不敢公開講。母親是小學老師,校外教學時,當工程師的父親常會跟去,那時,父親和一些國小男老師,常交換報紙包著的東西。我真的看不懂他們神神秘秘在做什麼?這些知識份子在渴望什麼?我一度懷疑,這些偽君子在偷看黃色雜誌,怕人知道吧?一直到某天晚上,我為了撿顆球,意外在床下發現,報紙包的都是黨外雜誌,原來知識份子在戒嚴時代,渴望的是自由,是民主,想突破的是,被封閉的訊息。

但父親畢竟也是個務實的台灣人,只敢默默的關心政治,不敢出頭,因此雖然我是家中的老大,但父親希望我一輩子在社會上做老二就好,第二名已經夠厲害,不必搶第一,所以我的名字裡有個「仲」字。

餐會上和兩位阿嬤的擁抱,讓我想到了親人,父親賜我「仲」字的老二哲學,我百歲作古的阿嬤要我不要強出頭做「彥」頭。但我還是選擇走自己的路,其實台灣人都可以像這兩位阿嬤一樣勇敢,站出來!而我「童」怎能不如老?因此,參選是對台灣責任的第一步,我要讓所有的台灣人拋棄歷史的恐懼,勇敢關心政治,我知道家人會在攻訐下受苦受難,但我得承擔一切,因為我大聲喊出了,我不只是家人的「仲彥」,我是大家的「台灣阿童」!

童 仲彥

台灣阿童 台北市議員 中正萬華 正義揭弊 童心協力 改變從童開始 進步讓童延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